????下午六点,孟军以要给回家给老婆做法为由拒绝了同事聚餐的邀请准时下班。

????出了公司,孟军就一头钻进了菜市场,同时拨通了他老婆的电话。

????“老婆,我下班了,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带回去给你做。”

????“小龙虾吗?好,还有吗?糖醋排骨?还有呢?红烧猪蹄?额,你不是说你要减肥吗?吃在这么多没事吗?不不不,我不是嫌你胖……

????老婆大人,我真没那个意思,你别挂电话啊,喂,喂!”

????听着手机传来的盲音,孟军脸上满是既无奈又幸福的笑容。

????随后这一个看着浓眉大眼的家伙,开始在菜市场里逛了起来。

????熟练的在菜摊上挑挑拣拣,熟练的跟着菜市场的阿姨们讨价还价着,家庭主妇的气质十足。

????不一会儿,孟军就提着菜走出了菜市场,踩着轻快的步伐往家里赶着。

????而在孟军背后十几米的地方,吴用沉着一张脸紧紧跟随着。

????从城西赶过来的这一路,吴用渐渐冷静了下来。

????虽然依旧怒意难消,恨不得直接把孟军抓下来审问一番,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做。

????御灵检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这样做,而且他也知道,自己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。

????虽然他对孟军有所怀疑,但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,甚至就连李江河出手调查,也没有查出孟军有什么问题。

????这样的结果,只有两种可能。

????要不就是孟军真没有问题,要不就是他藏得极深。

????吴用先入为主的认为是后者,但这样的人明显不是容易对付的,吴用贸然出手未必能有什么结果,只能是打草惊蛇。

????除此之外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,吴用没有权限动这一个手。

????没有办法,在体制内做事,必须得按照规矩来。

????所以吴用只能忍下出手的冲动,跟在他的背后,同时再次给李江河那边去一个电话。

????接到吴用的电话,李江河很不开心。

????“你又怎么了?”

????“我要获得拘捕孟军的权限!”

????李江河当时就怒了:“不是,你小子有完没……”

????“我刚刚去了一趟婆婆墓地,她的墓被人破坏,骨灰被盗走了!”

????听到这话,电话那边,李江河脸色沉了下来坐直了身子。

????如果说之前吴用对孟军的怀疑是吴用太敏感,那现在出了这一种事情,李江河就不得不重视吴用的直觉了,毕竟那护身符是婆婆给他的。

????“你现在人在那里?”

????“正跟在他后面!”

????“你先跟着他,不要轻举妄动,等我消息!”

????说完,李江河直接挂掉电话,行动了起来。

????吴用这边,挂掉电话之后,继续跟着李江河,一路从菜市场跟回到他家。

????由于没有获得授权,孟军回到家之后,吴用只能在他家附近找一个合适的位置一边监视着,一边等待着李江河那边的回信。

????李江河让吴用等了一段不短的时间,晚上七点半左右,吴用终于是等到了李江河那边的授权。

????得到授权,吴用几乎是第一时间的敲响了孟军的家门。

????然而吴用敲了几分钟,对方完全没有要开门的意思。

????“不好!”

????意识到情况不对劲,吴用脸色一变,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。

????进到房里,扫视了一眼房里的情况,吴用的一张脸顿时就沉如锅底,第一时间给李江河去了一个电话。

????“人不见了!”

????“你是干什么吃的,看一个人你都看不住!”

????电话那头的李江河也怒了,吴用这时候也没有找什么借口,而是仔细观察起这一个房间来。

????“厨房的菜没有动过,很明显,应该是我在跟踪他的时候就已经被他发现了。

????房子向北的窗户被打开了,防盗窗被从里面剪断了,上面绑着一条床单,看样子他们应该是从这一个窗户逃走的,我现在就去保安室调取监控。”

????说着,吴用直接挂断电话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????而在吴用离开之后不久,主卧内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,做好了伪装的孟军抱着他的妻子从衣柜里出来。

????“他已经走了,我们趁现在赶紧从正门离开!

????记住了,没有我的允许,你千万不要动手知道吗!”

????孟军的妻子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,两人这时候也顾不得收拾什么,拉开那一个被吴用踢烂了一半的房门就准备走。

????结果房门拉开,孟军夫妻两愣住了,因为刚刚已经离开了的吴用赫然就站在门口。

????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孙子兵法学得很不错啊!

????但那床单明显撑不住你们两个的体重!

????金刚印,给我镇!”

????说话的同时,吴用不知道准备多久的金刚印直接发动,一个拳头大小带着佛光的手印从这孟军砸了下去。

????吴用突然出手,孟军根本就反应不过来,直接就被吴用的金刚印给镇压了。

????轻松拿下孟军,吴用不仅没有放松警惕,反倒是警觉了起来,因为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太过于平常,完全就是一个御灵徒的水准。

????“孟军没有隐藏实力吗?那这一个就……我艹!”

????吴用话都还没有说完呢,孟军那一个柔柔弱弱的妻子突然一爪向着吴用挠了过来。

????她出手不是重点,重点是在那一爪挠出的瞬间,那一个温柔的女人气息大变,一头黑色的头发瞬间樱红如血,一双眼睛也变成赤色,整个认在瞬间完成了从温婉人妻到暴戾厉鬼的转变。

????“邪灵!”

????吴用大惊,第一时间松开孟军的手,双手直接捏起金刚印。

????一个佛光四射的手印凭空出现护住吴用,硬生生抗下那女人的一爪。

????但也只是抗下一爪,一爪之下,吴用的金刚印直接破碎,那女人又是一爪冲着吴用的脑袋抓过来,这要是抓实了,吴用那一颗脑袋非得碎了不可。

????所幸的是,吴用没让她抓中。

????在金刚印破碎的那一刻,吴用直接一个俯身躲过了那女人的一爪,趁着她一爪抓空的空当起身,双掌推出直接砸在那女人的身上将她轰飞出去。

????“金刚印,镇!”

????吴用抓住机会,又一个手印打出,一个椅子大小的金刚印砸了下来,硬生生将她压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