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昨天已经正常出发了。”

????李信微微低头,缓缓说道:“按照推算,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,叶茂不是蠢人,他知道事情的轻重,不出意外的话,年后陛下就可以看到那些北周世族的人被押送京城了。”

????天子点了点头。

????“那些人殊为可恨,朕听说那份檄文已经传遍北边诸郡,多半蜀郡也在传了,用不了多久,朕的名声就要被这些畜牲败坏干净,不杀他们,朕便心中怒气南平。”

????李信点头道:“这些人是该死,另外陛下还应该在地方张贴皇榜,说明其中关键,不然一些愚民,便有可能为贼人所蛊惑,酿成大害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李信顿了顿之后,继续说道:“那些人造谣天下到处灾殃,陛下只要把刑部查证的东西分发下去,则谣言自散。”

????李信与太康天子是一个阵线的,最起码现在他们两个还是同气连枝,所以这种时候,李信还是愿意帮助自己的这个“小伙伴”的,毕竟如果李慎赢了,李信如果不乖乖给他当儿子,那么就只能躲到深山老林里去了。

????天子微微皱眉。

????“时间长了,谣言自散,有必要张贴皇榜么?”

????你这厮,是不知道群众工作的厉害啊……

????李信心里吐槽了一句,苦笑道:“陛下,得民心者得天下,天时地利,都不如人和两个字,况且贼人又有废太子在手,咱们无论如何也要小心才是。”

????天子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这件事,朕会让人去做。”

????算一算时间,新帝登基已经有接近一年时间了,如今的太康天子,比刚登基的时候从容了许多,最起码看起来,已经像是一个成熟的皇帝了。

????天子走到一盆雪白的秋菊面前,弯腰闻了闻,然后回头看向李信。

????“长安,你在南疆安排的沐家人,有法子联系到大兄么?”

????“不清楚,不过臣可以派人问一问。”

????李信低声道:“不过大概是不行的,南蜀遗民虽然跟平南军有往来,但是毕竟是两个阵营,废太子在南疆绝对是重中之重,李慎不会让外人接触他。”

????靖安侯抬头看了皇帝一眼,开口问道:“陛下的意思是?”

????天子缓缓闭上眼睛。

????“大兄的家人还在京城里,朕想,如果用这个作为条件,能不能让大兄回京,免了一场灾殃。”

????当初宫变,废太子狼狈逃出皇宫,根本来不及转移家人,留在东宫的太子妻儿,都被太康天子全部抓了起来,现在关在曾经的秦王府里。

????“朕如果给南疆派一个信使,传达这件事呢?”

????李信思索了一下,最终缓缓摇头:“多半是见不到废太子的。”

????“就算是见到了,这种拿人家小要挟的手段,也不是王道所为,陛下是天子,不能做这种俗人行径,臣以为,像南疆派使者劝降可以,但是就不要拿废太子家小做文章了。”

????太康天子叹了口气。

????“朕是担心死太多人。”

????“如果做小人,就能免了这场灾殃,就能让大兄回京,朕做一次小人也没有什么,只要大兄回京,李慎等人就是无根浮萍,不值一提。”

????话说的好听。

????古往今来,没有哪个皇帝会不在乎自己的名声,就算这件事做成了,这个“小人行径”也不会是皇帝所为,而是朝廷里某个人跳出来给皇帝背黑锅,而负责南疆事务的李信,很有可能就是这个背锅人。

????两个人又细说了一些南疆的事务,然后提及了禁军右营的事。

????“叶鸣去你大营里了?”

????“去了。”

????李信低声道:“叶大将军昨天到的,臣已经派人带他去熟悉禁军了。”

????见什么人就要说什么话,李信在叶家人面前,自然是一口一个师兄,但是在皇帝面前,就不能表现的太过亲近,不然皇帝就算不说什么,心里也会不舒服。

????太康天子微微皱眉。

????“他既然在禁军,长安你就不应该回来,朕让他去熟悉禁军,只是为了让他以后能顺手一点,而不是让他真的去带着禁军。”

????天子直言不讳。

????“这禁军是京城的命脉,只有在长安你的手里,朕才能睡得着觉。”

????李信低头苦笑道:“臣也没有办法,太后娘娘那里已经在商量婚期了,按照太后的意思,如果不是腊月二十三,就是腊月二十七,眼见还有一个月工夫,臣不得不回京做一做准备,不然靖安侯府失了礼数,陛下的脸上也不太好看。”

????“这倒是。”

????天子脸上露出笑容。

????“你跟小九的事,也是当下的大事情,等父皇的忌日过去,朕就立刻下旨赐婚,这段时间你抽空陪一陪小九,等朕的圣旨下来了,你们两个就不能见面了。”

????李信低头道:“臣遵命。”

????天子调笑了李信几句,接着犹豫了一下,开口问道:“你在永州的家人,要不要通知了?现在用加急给他们送信,他们应该还有机会进京来。”

????李信没有说话。

????天子叹了口气,开口道:“你跟那个萧家的事,朕也听说了一些,闹归闹,但是成婚的时候你那边不能没有长辈,不然小九到时候连个敬茶的人也没有,太不像话了。”

????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,低声道:“那些人与臣也没有什么情分,便不通知了,至于臣这边的长辈,便让叶国公来就是了。”

????说着,李信苦笑一声:“依臣看,这个国事太仓促了一些,许多事情都还没有来得及准备,趁现在陛下还没有下旨,臣的意思是,不如推迟一段时间?”

????天子无奈的说到:“一旦南疆起兵,你就要跟叶鸣一起西征,三十多年前大晋打南蜀用了八年时间才打下南蜀,现在李慎的兵力比起当年旧南蜀有过之而无不及,天知道要打多长时间?”

????“所以你出征之前,这个婚事必须办了。”

????太康皇帝语气坚定:“小九今年已经十七岁了,母后本来催她就催的急,等你几年时间,母后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,说不定就把她嫁给别人了。”

????这时候打仗,一来是因为交通条件限制,二来是因为缺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因此打仗的时间单位都是用“年”来计算的,两三年时间结束,都算是短的,一场仗打四五年很正常。

????朝廷与南疆的仗,谁也不知道会打多久。

????李信深深低头:“那臣这就去准备准备。”

????“去吧。”

????天子面带笑容。

????“朕就这么一个胞妹,她嫁到李家之后,长安你可要待她好一些,要是她回来告状说你欺负了她,朕可是要找你算账的。”

????李信无奈一笑。

????“陛下这话还是叮嘱九公主为好,她不欺负臣,便不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