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叮铃铃。

????挂在八寨乡二楼走廊里的风铃,被风吹的铃铃铃,就好像零分的孩子被爸妈双打似的,声音特别有节奏,调子起的还特别高。

????紧接着,整整一排身穿白大褂的医生,从楼梯的拐角走上来,迈着整齐的步子,顺着走廊而来。

????“凌然来查房了?”邓主任坐在一楼的院子里,看着半边敞开的走廊里的医生队伍,语气有些调侃,又有些羡慕。

????同样是治疗组的组长,手底下的人数不同,床位数不同,感觉也就截然不同了。

????如邓主任这样的“年轻”治疗组组长,在省立只能带三五名的手下,不够的部分,想找规培和实习生充任,也要看资源充足不充足。

????至于支援八寨乡这种事,邓主任现在手下就一个蔡琼可用,想想那货的碎嘴,邓主任就有心碎的感觉。

????相比之下,凌然身边的人就太多了。

????他不光带着自己手下的住院医,还有进修医和规培医可用,再加上新到的实习生,乍看起来,简直比主任还要气派。

????尤其是怯生生又兴奋奋的实习生,更是让人羡慕。

????“有实习生真好啊。”邓主任又感慨了一句。

????李主任缓缓点头:“是啊,没有实习生,说话都没意思了。”

????两名主任齐齐点头。

????医院里,主治或者住院医可能会嫌实习生烦,可主任是绝对喜欢实习生的。

????实习生多好啊,医界新鲜人,一个个都是张聪慧的白纸,可以任由主任们在上面装逼耍帅……

????那些主治和住院医已经听过了,不想听的话,那些主治和住院医们不再相信的话,都可以在实习生的面前说上一遍又一遍……

????“咱们院就不知道送点实习生过来帮手。”邓主任摇摇头,略有怨念。

????“实习生又干不了多少活。”蔡琼不知何时,也晃荡到了院子里,并且碎嘴的加入到了两名主任的聊天当中。

????邓主任和李主任互看一眼,都没有搭理蔡琼的意思。

????“占了病床最多的,还是凌医生啊,要不人家到的早呢。”蔡琼又说一句,看向两名主任。

????“你想说什么?”邓主任声音冷冷的。

????蔡琼笑两声,道:“我就是想,凌医生这不也是做肝切除之类的大手术,才占住了床位吗?咱们也可以做点手术,占点床位。”

????“没兴趣。”邓主任一句话就给拒绝了。开玩笑,八寨乡的床位,占下来做什么?

????蔡琼也没指望他,目光转过来,道:“李主任,您这边不能光做公卫,不做手术了吧。”

????李主任的笑声多少有些不自然。

????让蔡琼跟着自己做公卫,这边的手术就是一台没做了。

????李主任有自己的想法,自然无所谓手术,而蔡琼就有点被亏的狠了。

????蔡琼这时候找上门来,李主任不免有些尴尬。

????“回去再商量吧。”李主任哼哧了两声,也没给出什么方案来。

????“凌医生这边又来了这么些个实习生,您要是再不做,就没什么机会做了。”蔡琼又多说了一句话。

????李主任往往上方,气势如虹的凌治疗组,不由道:“和他们抢这些做什么?就八寨乡这块地方,他们全占起来,也没有多少病人的。”

????说话间,几个人都抬头看向了二楼。

????最占地方的,始终还是凌然和他的治疗组。

????凌然一间间的病房查过去,倒是不急不躁的。

????八寨乡分院的条件明显不如云医,不止是手术条件,护理条件亦是差了不少,在这种情况下,增加查房的频率,加强观察是必须的。

????另一方面,八寨乡的条件较为简单,也有利于医生们的学习,对住院医们如此,对凌然亦如此。

????“12号床的病人要重新换药,如果还不行的话,就要考虑重新切开了。”凌然出了病房的门,再轻声叮嘱。

????一圈的医生们齐齐应“是”,气势盎然。

????齐枣喊的尤其大声,她还处于很享受集体状态的时候,更对医院的模式很是好奇。

????可惜八寨乡能够提供的病床和病房并不多,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查房就宣布结束。凌然回到急诊室,众人自然而然的就散去了。

????齐枣偷偷的掏出手机来,找准凌然的方位,再拍了几张急诊室的照片。

????这时候,一名老大爷推门走了进来。

????齐枣一见,连忙收起手机,热情的迎了上去:“您来看什么病?”

????“我……”老大爷六十多岁的样子,瞅了瞅齐枣,怀疑的道:“我是看病,但不找你看病。”

????齐枣面色一僵:“您为什么不找我看病?”

????老大爷眉头皱的紧紧地,见没有别的医生过来,才不情不愿的道:“我这个东西,不想给你看。”

????“您……”齐枣闹了个大红脸,又坚强的道:“医者父母心,不管您看什么病吧,我们都是一视同仁的。”

????“没必要,你一个小姑娘……”

????“女医生。”齐枣纠正了一句,问:“您具体要看什么病?”

????“你真要看?”老大爷望着齐枣。

????齐枣迟疑了几秒钟,坚持点了点头。

????“行吧。给你。”老大爷说着,就从手里的提兜里,掏出一个饭盒,递给了齐枣。

????齐枣定睛一看,险些就将饭盒给丢到了地上。

????“拿住了。”余媛从后面走了上来,步伐稳的像是海豹似的。

????“我拿住什么呀,这是一盒屎啊!”齐枣用三根指头抓着饭盒,整条胳膊都在抖,不是害怕或者恶心,纯粹是因为重。

????满满一饭盒的黑色体,还有似真似假的味道,冲击着齐枣年轻而脆弱的灵魂。

????“您拿大便过来,是为什么?”余媛代替齐枣问话。

????老大爷满不在乎的道:“你们医院上次给我做的粪便不对,我给你们多装点?,免得你们再弄错。”

????齐枣难受的不行,转头问:“余医生,这个盒子,我先放哪里?”

????“没地方放,你先拿着吧。”余媛冷酷的回了一声,再看看透明饭盒里的粪便,缓缓道:“你这样拿来的大便,不符合检验标准的。”

????老大爷不在意的道:“你们上次那个医生都说可以的。我常年便秘,现场拉,我拉不出来。”

????“带过来也不是不行。”余媛点点头:“但您这里面的,不是一次的吧。”

????老大爷脸一红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????“颜色、硬度、含水都不一样。”余媛缓缓道。

????“我这不是一次没弄够,所以又攒了几天。”老大爷说着,脸色看着和蔼了一些,道:“你这个医生看着挺机灵的,你给我测吧。”

????“行吧,您上次的检查报告带了没有。”余媛说着坐了下来,再对旁边已经傻掉的齐枣道:“你去送检吧,疑似ca。”

????齐枣一惊,顿时有些清醒过来,有些同情的看向老大爷,直到手里沉沉的饭盒,将她拉回了现实。